藍山集: 參不透的禍福 ——太平輪故事(5)

2019年10月     

安平

前面幾集我講了一些小孩和婦女的故事,這次我來講一位男士。

音樂先輩

這位男士叫吳伯超。他是江蘇的武進人,1922年在北京大學的音樂傳習所學習琵琶和二胡。之後在北京師範學院和上海國立音樂學院任教。這個1927年11月27日創建的上海國立音樂學院,其實就是「上海音樂學院」的前身。
現在「上音」座落於汾陽路20號。最早的時候,是在陶爾菲斯路。後來幾次易名,最後在1956年才改為現名的上海音樂學院。
吳先生教了四年書之後,就到了歐洲學習作曲和指揮,回來之後繼續在「上音」教書。再後來就創立了南京國立音樂學院,他是院長。
南京國立音樂學院有什麼出名呢?大家知道《康定情歌》和《二泉映月》吧,這兩首曲子,都是從南京國立音樂學院開始,才廣為音樂界所認識,走向了全國,後來走向了世界。《康定情歌》最早的名字就是叫《跑馬溜溜的山上》。
1942年,黃花崗72烈士的殉難日,特別在江津師範學院的場地,舉辦了「中國音樂月萬人大合唱」。誰是這次萬人大合唱的指揮?就是吳伯超,這也是中國音樂史上的第一次萬人大合唱。
南京政權易手前夕,吳伯超就被責令要做好遷校的準備。遷去哪裡呢?遷去台灣。
女兒和夫人,大概在1948年10月,已經先去台灣了。當時,吳伯超在碼頭送行夫人和女兒,遇到了一個人,是輪船上的三副。
為什麼會遇見這個三副呢?歷史沒有交代。總之在碼頭上遇到了三副,他們交談甚歡。吳先生也樂得將太太女兒托付給這個三副,在輪船上可以得到他的照顧。
吳先生其實對於遷往台灣的事情並不是很熱衷。但是女兒夫人到了台灣之後,一直來電報催他,所以他也決定要去台灣看看,瞭解一下,把南京國立音樂學院遷過去是什麼環境。

死亡之旅

當1月27日小年夜那天,吳先生來到碼頭的時候,發現人山人海,票已經全部售空了,他根本沒有辦法上船。有的時候,世事就是這樣諷刺,你不想走的時候,也不覺得有票沒票、人多人少有什麼問題;等你真的想走了,發現走不了,這才心急起來。吳先生當時在碼頭上,就是這個情況,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,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
說巧不巧,就在這個時候,上一次碼頭送船認識的那個三副,這次又讓他在碼頭上遇到了!交談之下,三副得知他想去台灣,但是已經沒有票了,怎麼辦呢?這個三副就非常熱情的跟吳先生說,你來睡我的床位吧。我把我的床位讓給你,這樣你不就可以上船了嗎?
哎呀,這個床位實在太難得了!吳先生感激得要命,當時馬上就給太太和女兒拍電報,告知他今天晚上就會上船,很快他們就會在台灣見面了!
按道理說,吳先生本來沒有買到票,他是走不了的,可是湊巧碰見這個三副,就被這樣安排上了船。遇見這個熟人,當時來看的確是個福氣呢!可是事後再回頭看,卻是一個禍患。
那個船就是太平輪。當年只有45歲的吳先生,不幸遇難。家庭失去了丈夫和父親,國家也同時失去了一位優秀的音樂人才!
更令人驚詫的是,那天晚上的海難,其實就是這個三副的失職造成的!根據史料,那天晚上是小年夜,到了船上,海員們就開始吃喝快樂慶祝起來。三副東倒西歪喝醉了,二副卻還沒有去接班,輪船在燈火管制下一片漆黑,卻又無人駕駛隨海漂行,結果就撞向了另一艘貨輪!難怪在一段紀錄片裡,當說到吳伯超這一段故事的時候,旁白說:死神以各種各樣的面孔向人顯現!是啊,這熟人朋友帶來的優待,竟然也是其中之一面孔!

永恆之福

中國人是最喜歡搞關係走後門兒的。有時候當時的拉關係、走後門、網開一面搞優待,的確帶來了福氣,可是誰又想到,這福氣到了後來竟然成了禍患!
《聖經》的《箴言》十四章12節說:「有一條路人以為正,至終成為死亡之路。」
面對未來,面對前路,人是看不見結果的。人實在是太有限,太渺小了。也許你說最好凡事順其自然,不要強求。如果那天沒票,沒票就算了吧。可是有多少人會在那樣的情況下,願意放棄三副的這個熱情提議呢?
我自己倒是覺得,還是要及早信主(耶穌)。如果吳先生是一位基督徒,那天晚上面對三副的熱情提議,說不定他也一樣接受,甚至可能會感謝上帝。但是因為他已經信了耶穌,那麼即使在海難中失去了肉體的生命,靈魂還是永遠得救了!
人終歸還要一死,面對上帝的審判。如果他未信耶穌,就算活到120歲,因為他拒絕信主,也就是拒絕耶穌基督擔當他的罪,在審判的時候,他就必須要自己承擔罪的後果,那就是永遠永遠的地獄的刑罰;但如果他信了主,得到的是永遠永遠在天家的福樂。和永恆相比,無論是120歲還是45歲,都只是短暫的一瞬而已。
我不知道吳先生是不是基督徒,在人生的禍福面前,也一樣不能參透。我只知道要儘早信主,在我們還活著的時候,因為信了主,得到的是永遠永遠在天家的福樂。如此,人在世上的遭遇,無論是福是禍,最終都能在神的手中,化為祝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