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際時事: 柏林牆的故事

2019年12月     

宗淑

30年前的11月9日,那道鐵幕般屏蔽西柏林的圍牆被推倒了!30年後這一天,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和解教堂告訴世界:這個歷史事件教導我們,「沒有任何一堵將人們拒於門外或限制自由的高牆是打不破的」……

「玫瑰」指令

東、西柏林近在咫尺卻天差地別,以致東德260萬人出逃,50%來自知識階層,致使經濟面臨崩潰。1961年8月12日,政府下達代號「玫瑰」指令,環西柏林全封閉邊防系統,柏林圍牆(Berliner Mauer),一夜之間初露崢嶸;美國國務卿當即稱為「顯示共產主義失敗的紀念碑」。
邊防守衛接獲「開槍射擊令」:使用武器不要猶豫,即使違反邊境令的是婦女兒童……然為自由故,生命亦可拋!「東德史上最壯麗逃亡」發生在1979年9月19日,兩個東德家庭自製熱氣球,飛行28分鐘後降落;他們在吊籃裡躲了24小時,不停向上帝祈禱,直到有聲音說:「你們自由了,這裡是西德。」這一故事,成為美國迪士尼電影《午夜大逃亡(Night Crossing)》與德國電影《奇蹟熱氣球(Ballon)》的原型。
1963年6月25日,美國總統肯尼迪在柏林牆前發表演說《我是柏林人》:這是世界上第一道非用於抵擋外敵而用來對付百姓的牆;自由有許多困難,民主亦非完美,然而我們從未建造一堵牆,把人民關在裡面、不准他們離開。

泛歐野餐

1987年6月12日,美國總統雷根在布蘭登堡門前的圍牆之下,呼籲蘇共中央總書記戈巴契夫:「如果你想和平,如果你想蘇聯和東歐繁榮,如果你想要自由,那來到這道門前,打開這道門!推倒這堵牆!」
此後,匈牙利於1989年5月拆除與奧地利邊境的監控設施;6月,兩國外長象徵性地割斷邊界隔離網;8月19日,「泛歐野餐(Pan European Picnic)」在邊境小城Sopron舉行,下午三點至六點邊境開放,沒有警衛、警犬和鐵絲網,六百多名東德人一步跨到奧地利!
民心向西,東德人潮水般地湧向東歐國家的西德大使館,以逃離故土來否定政府的合法性。東德被迫簡化公民出境法,由政治局委員沙博夫斯基(Günter Schabowski)在11月9日晚的新聞發佈會上宣佈。當記者問何時執行時,他回答:「立即執行。」其實政府計劃清晨才通知邊防,但他並不清楚這一細節,結果幾分鐘內,成千上萬的東德人湧向柏林牆……

告別烏托邦

歷史,沒有偶然。多年後,沙博夫斯基了悟自己無意間洩露天機的作用:「我不過是歷史在特定的時間、特定的地點,選中的一個工具。」他在覺醒之作《告別烏托邦》中反省:「馬克思主義宣稱是一個改變世界的藥方。這永遠也不可能是科學的。我們不可能預見世界將如何發展。」
誰說不是呢?建造柏林牆的決策者和組織者昂納克,1989年1月誇口,如果需要,柏林牆將存在一個世紀;音猶在耳,那堵牆就被推倒了!同年6月,他在中央委員會上大聲唸出西柏林電台評論的最後一段:「昂納克顯然認為,東德至少還能存活到2004年」,然後大聲嘲笑——西方怎麼有這樣可笑的想法?僅僅16個月後,德國統一了!10月6日東德國慶時他是最高領導人,18日卻被迫辭職;11月,最高法院對他展開濫用職權和叛國罪調查;12月,他領導的政黨開除了他的黨藉;第二年,他逃亡蘇聯,後被引渡遣返;1993年流亡智利,翌年客死異鄉。
當然,民主的勝利,如柏林牆崩解,並不會終結「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」之狂妄的喧囂,唯有耶穌基督的救恩才能帶來真正的救贖,也唯有祂的全能信實才能確保自由之火燃燒不息,成為世界希望與機遇的燈塔。

和平祈禱奇蹟

東德劇變中,第二大城萊比錫的尼古拉大教堂,成為和平革命的象徵。榮休牧師富勒爾(Christian Fuehrer)回憶:人們通過西德電視看到東方事件,擔心自己的政府也用武力驅趕示威者,於恐懼不安中來到教堂尋求慰藉。參加每星期一和平祈禱的人越來越多,以致警察開始封鎖通往教堂的路。
但是,人潮絡繹不絕。警察又封鎖高速路出口,不掛萊比錫車牌的車子不讓進城;也封鎖火車站,沒有萊比錫居住證的人不讓進城……可教堂裡的人有增無減!最後,當局派來千名黨員「填充」教堂。富勒爾牧師讚歎:「上帝太有幽默感了,竟把黨員送到教堂!現在,黨再也無法把他們的所見所聞從他們的頭腦中抹去!」
10月9日這天,市內各教堂聚集了6,000人。和平祈禱後,人們走出教堂,匯入七萬人的和平集會,這是東德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遊行。示威者手持蠟燭高喊:「我們是人民!」「不要暴力!」富勒爾牧師說:「人們從來無法想像神蹟,我們當時也以為會遭到鎮壓,也沒想到極權統治的恐怖陰影會這樣被奇蹟般地衝破!如果有什麼奇蹟,這就是——源於教堂的不流血和平革命。」
今天,我們仍處在歷史變遷的重要時刻,讓我們再次向上帝祈禱,保守普天之下為天賦人權奮戰的人民不灰心、不喪膽,因為創設天地又按祂的形象造了我們的主是信實的,祂給受欺壓的人作高台,在患難的時候作高台,一如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,使自己的子民脫離那惡者。